欢迎光临北京兴达展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 主页 > 装修知识 >
装修色彩设计与现代装饰装修景观的含义
 

装修色彩设计与现代装饰装修景观的含义

1、装修色彩的定义

从两千多年前亚里士多德的著作里我们可以看到关于色彩的早期观点-无论什么东西,是可见的便是色彩,颜色就其本性而言,就是可见的东西。

现代心理物理学对色彩的定义是:可见光波段范围内的一种能量分布状态,它可引起色彩感觉的光刺激作用。而在艺术家、文学家、设计师眼中,色彩是表达其艺术情感的一种抽象成分,是一般美感中最大众化的形式,是“太阳神头顶的光环,大自然脸上的红晕,人类心灵的震栗”(歌德)。

在现代景观的体验过程中,空间是由身体的行为而感知的,依附于具象的墙体、植物、地面而存在;而色彩是由视觉而感知的,它既依附于具象的实体,也依赖于光这一抽象的实体而存在,是空间的非物质化和边缘化,是“视觉表象中最变幻莫测的一个维度”(阿恩海姆)。

2、装修色彩的视觉属性与心理知觉

在不同的研究学科范畴里,色彩有不同的含义和量度,心理物理学研究光刺激的客观表征,色度学研究工业生产领域各种再现色彩的技术,本文则从心理学角度来研究色彩的视觉现象。

2.1装修色彩视觉的量度

色彩视觉的三个心理学量度:色相、饱和度和明度,是认识其他色彩心理效应和情感效应的基础,识别色彩与色差鉴别也同样建立在这三个基本心理学量度的基础之上。

(1)色相①是我们能够感觉到的光谱上的各个色谱段(如红、橙、黄、绿、青、蓝、紫)。

(2)饱和度是使我们对有色相属性的视觉在色彩鲜艳程度上作出评判的视觉属性。有彩色系的色彩,其鲜艳程度与饱和度成正比,色素浓度越高,颜色越浓艳,饱和度也越高。非彩色系是饱和度等于零的状态。

(3)明度是使我们可以区分出明暗层次的非彩色系的视觉属性,这种明暗层次决定于亮度的强弱,即光刺激能量水平的高低。

在此基础上,按照色彩感觉的心理等距标尺来规范的色空间秩序就是色样系②。

2.2装修色彩的冷暖与重量

色彩除了色相、饱和度和明度这三个属于它本身的视觉属性外,还有一些由色彩刺激引起的、非色彩视觉性质的关联属性。色彩的冷暖与重量是最普遍的视觉经验。

长波系列的色相最暖,最具热感的色是橙红、红与偏橙的黄。暖色具有温馨的情调与可引起兴奋的力量,绿、青、蓝则是典型的冷感色彩,有使人感到清凉、镇静的作用。一般而言,纯度高、饱满的色相能够引起愉快的情绪反应;纯度低、饱和度低的色相显得呆板、模糊、晦涩,会引起不愉快的情绪反应。

基于比重及密度的原因,深色给人一种结实、沉重的感觉,浅色则给人以轻盈、浮动的感觉,如天上的云、液体中的泡沫和棉花,都是因色浅而显得轻。此外,色彩的重量感还与色彩表面的质感有关,表面光洁的色彩显得轻,表面毛糙的色彩则显得重。

景观设计师在设计特定的场所时,可以根据使用人群的特征调配特殊的色彩,通过色彩把一些非视觉性感觉(如喜庆、温情、平和等)传达给人们,并使其审美活动得以实现。例如,游乐场、度假区的色彩就和墓地、疗养院的色彩有很大差别。

2.3装修色彩的联想性和象征性

色彩可以刺激人们想起与它有关的事物。象征主义的色彩学家认为:在现实世界之外存在另一个“真的”“美的”世界,色彩构成的目的在于暗示“另一个世界”。色彩的象征性有普遍意义,红色是最强有力的色彩,热烈冲动,“具有一个成年男子的成熟,其激情总是冷静地燃烧着”;黄色不仅能够象征尊贵,而且在传统上还被用来表示羞耻和屈辱;暗蓝色可让人“沉入包罗万象的无底的严肃之中”;而淡蓝色则“具有一种安息的气氛”(瓦西里·康定斯基);黑色犹如深邃无涯的宇宙空间,包容了高贵、神秘、肃穆、悲伤……景观设计师可以利用色彩的象征性设计出有场所特征、能引起人们某种感情共鸣的景观,如纪念碑、纪念广场等。华裔建筑师林樱所设计的越战纪念碑,在大片草地中切入一道黑色的大理石矮墙,犹如大地上的一道伤痕,使参观者在沿着斜坡而下之时,望着两面黑得发光的岩体,就犹如在阅读一本叙述越南战争历史的书……在这里,代表哀悼的黑色、光滑的岩体表面及在岩体上反映出来的自己的影子,使生者与死者、生者与自己的影像实现了无语的交流。

2.4色彩的运动性

色彩在知觉心理学上具有运动的特征,古尔德斯坦的视觉实验和康定斯基的色彩表象分析都表明:波长较长的色彩能引起人们心理学上扩张性的反应;相反的,波长较短的色彩则会引起人们心理学上收缩性的反应。阿恩海姆在《艺术视知觉》一书中曾举例说:“一个黄色的圆圈会显示出一种从中心向外部的扩张运动,这种运动明显地向着观看者的位置靠近;而一个蓝色的圆圈则会造成一种向心运动,其运动方向是背离观看者的。”设计师据此可以应用色彩的变化来营造空间环境,从而达到空间收放等艺术效果,在有限的具象中创造出无限的虚像。理查德·哈格(RichardHaag)在华盛顿布洛德保护地中设计了一个倒影园,高大挺拔的雪松和规则的绿篱(紫杉)围合着狭长的矩形水池。在冬日飘雪时,墨绿色中的一道银色纯净深邃,“似乎一直延伸向前方,如同通往天堂的电梯”(哈格)。

3、装修现代景观中的色彩解析

英国著名心理学家格列高里认为:“色知觉对于人类有重要的意义--它是视觉审美的核心,深刻地影响我们的情绪状态。”在现代景观设计中,设计师自觉或不自觉地应用着色彩的文化与心理知觉原理,捕捉有色彩的客观物体对视觉心理造成的印象,并将对象的色彩从它们被限定的状态中释放出来,使之具有一定的情感表现力,再赋以其象征性的结构而成为有生命力的景观元素。

3.1场所文化的提炼与表达

根据法国色彩学家朗科洛关于色彩地理学的分析,地域和色彩是具有一定联系的,不同的地理环境有着不同的色彩表现。设计师只有深入了解当地的民俗文化、体验当地的生活,才能领会场所的精神,提炼出场所的“色彩”,并将这种色彩应用到景观设计中来。从大的范围来讲,这种色彩可以是一种民族的色彩、区域的色彩。本文以路易斯·巴拉甘和安藤忠雄两位建筑师各自对色彩的应用为例,分析这种情况。

墨西哥著名的景观建筑师巴拉甘出生在墨西哥的瓜达拉哈拉的乡村,从小在父亲的农场里长大。他作品中的美来自于对生活的热爱与体验,来自于童年时在墨西哥乡村这个接近自然的环境中成长的梦想,以及心灵深处对土著文化之美的追求与向往。对各种色彩浓烈墙体的运用是巴拉甘设计中鲜明的个人特色,后来也成为了墨西哥建筑的重要设计元素。墙体的色彩取自于墨西哥的传统色彩尤其是民居中的绚烂的色彩:有着红色陶瓦屋顶和白色墙体的房子,用石灰水刷白的围墙,果园与明亮的天井,色彩丰富的街道。墙体采用墨西哥市场上到处可见的乡土染料(用花粉和蜗牛壳粉混合以后制成的,常年不会褪色)而不是现代涂料进行着色。在巴拉甘的设计中,我们还常能看到粉红色的墙,且墙边上常有一丛繁盛的同样颜色的花木。这些粉红色的花是墨西哥的国花,墙的颜色就取自于这些花的颜色。

作为建筑师的安藤没有接受过学院的教育,他所有的理念都来自于对自己生长、生活环境的感知,所以他所设计的建筑(包含了景观的成分),具有浓郁的日本文化气息和民族特征。他继承了日本传统枯山水庭院的纯粹性,用灰色的混凝土墙面制造出了均质的表面。在这种表面所围合的空间中,光影成为了组织空间的重要元素-变幻莫测的光影从庭院投入室内、地下,产生出幽静的美。安藤通过运用这种非彩色系的色彩营造出了一种日本特有的禅宗意境。

墨西哥人热爱阳光,感情热力奔放;大和民族含蓄内敛。这两种不同的文化通过巴拉甘和安藤各自对色彩的应用得以充分表达。

3.2绘画艺术的启迪

现代艺术(绘画)的变革是从色彩革命开始的。印象主义的一声炮响,创造了一个视觉革命的神话。而后印象派画家中的三位巨匠--塞尚、高更和凡高更是通过对视觉感知(色彩、形体、线条)的颠覆开创了前所未有的世界,推动了20世纪初现代艺术(绘画)的发展和变革。塞尚用“色彩造型”(把色块当作互相连置的颜色序列来构建物体和空间)打破了传统的透视法,用“艺术的真实”替代了“自然的真实”,从根本上动摇了文艺复兴以来的美学基础,是法国立体主义的起源。高更在塔希堤岛上对单纯直率的原始艺术的追求,彻底“解放”了色彩,孕育了“野兽派”。凡高用强烈的色彩、粗野的笔触、扭曲的形体来表达情感及对客观世界的主观感受,直接影响了德国表现主义的产生。在景观设计领域,大量的设计师从现代绘画中汲取营养,丰富设计语言,其中色彩就是极其重要的一块。

(1)缘起“点彩派”。

在后印象主义中,“点彩派”继承了印象主义运用光谱色作画的传统,用细小的各原色的色点来塑造形象、绘制画面,这样绘制出来的画面在观众的视觉作用下会产生混合效果,而且画面上的各种纯色会因对比关系而显得更加明亮。这种手法首先被建筑师高迪应用在他的建筑和公园设计中,在居尔别墅的通风与采光小塔的纹饰上,在贝列斯瓜尔特之家入口的大门上,在居尔公园的长椅上,都有用各种颜色的马赛克拼贴出来的闪光而又迷人的图案。

多年之后,纽约的女艺术家贝弗莉·派帕(BeverlyPepper)在西班牙巴塞罗那设计的大地艺术作品“失落的天空”中也采用了类似的釉面瓷片做装饰,在光线的照射下形成了色彩斑斓的流动图案。

(2)向“野兽派”和“表现派”学习。

1905年的巴黎秋季沙龙展催生了“野兽派”,同一年在得雷斯顿,“表现主义”的重要社团“桥社”也宣告成立。他们寻求用最强烈的色彩来解决空间的平面化问题,用高纯色、大色块的平涂来取得简练、明快的装饰效果,渴望在单纯的形态色彩中,求得精神世界的平衡与纯净。巴西景观设计师罗伯特·布雷·马克斯(RobertoBurleMarx)早年留学德国,深受德国表现主义的影响,回国后他利用巴西丰富的热带植物材料,设计出了优秀的现代景观。在他所设计的达·拉格阿医院庭院中,流畅的曲线、鲜亮的植物色彩组成了一幅抽象绘画(图6)。在美国景观设计师斯蒂尔的代表作瑙姆科吉庄园的“蓝色阶梯”中,充分体现出了新艺术运动的曲线美、装饰美,以及“野兽派”“表现派”对色彩本体价值观的影响-白色的栏杆和白桦树干与蓝色的桥洞形成鲜明的对比,用平面的色彩变化加强了深邃的透视效果。

(3)借鉴“风格派”。

在现代绘画一步步走向抽象的进程中,以荷兰的蒙特里安为代表的“风格派”采用一种具有清晰性和规则性的纯粹画面,在正方形和矩形之间用三原色(红、黄、蓝)和非彩色系(黑、白、灰)来表现宇宙的存在。这直接影响了后来抽象表现主义中的色场派画家。蒙特里安认为:“黄色是光线运动的象征,蓝色是天空的象征,红色是黄色和蓝色在晨曦时的细语交谈。”

蒙特里安的艺术语言是如此富有生命力,建筑师从他那里获得了空间构成的理念,如里特维尔德设计的施罗德住宅、迈耶设计的史密斯住宅。而景观设计师也借鉴了他的用色理念,彼得·沃克所设计的肯宾斯基宾馆前庭,用黄杨绿篱围合成一个正方形的空间,用红色的碎石和绿色的草地将里面划分成不同的区域。黄色是“放射”的,绿色是“远离”的,红色是“浮动”的,彼得·沃克运用色彩的层次来喻示空间,使形体具有浮雕的效果。同时色块边缘斜线道路“撕裂”了矩形的僵直,使色块产生了动态平衡。

荷兰景观设计师高伊策在处理东斯尔德大坝高地的景观时,用黑白蚌壳布置成黑白相间的条带和棋盘方格,形成了充满视觉冲击力的大地艺术作品。这里我们不难看出设计师借鉴了风格派及色场派的非彩色系构图,运用黑白两色,表现了宇宙的存在。

(4)传达“光效应艺术”。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各种前卫的艺术形式不断出现,以赖利为主要代表人物的“光效应艺术”探索了图形及色彩如何作用于人的视觉。它利用非彩色系的黑白明度变化刺激观者的视网膜,创造出了具有动感的画面。景观设计师受此启发,把这种色彩明度的变化应用在设计中,美国设计师乔治·哈格里夫斯在设计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万圣节广场时采用了黑白交错的菱形水磨石铺装,在中央设置了两片反向倾斜的墙面,其间有水池和喷泉,墙的两端有巨大的三角形镜面,用于反射水体和地面铺装,于是黑、白、灰,透明、半透明交错出现,创造了一个迷幻而又神秘的几何世界。

4、结语

现代景观设计早已走出了私家的庭园,面向更广大的人群。游赏者的视觉感知是景观中重要的一元,色彩不仅仅是视觉上的冲击,更是一种心灵的触动。许多公园,特别是由废弃场地改造而成的公园,通过饱和度高、醒目的色彩来提示游人“安全”“不安全”“可游”“不可游”等相关信息,这里色彩起到了行为导向的作用。很多景观设计也应用色彩来表达场所精神、文化理念,使艺术与科学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在一些特殊场所的景观设计中,如医院、孤儿院、老人院等,设计师运用色彩心理学的原理,有效地搭配色彩,产生了良好的心理治疗效果。

随着景观设计中高技术的使用和新材料的开发,如背投屏幕、镀锌模板、金属织物、有机玻璃等,以及对植物的不断培育,可供设计师选择的色相日渐增多。随着“新表现主义”“涂鸦艺术”“庞克艺术”“图案与装饰艺术”等的不断兴起,景观设计中的色彩必将更加迷人。

感谢您的阅读,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或装修需求,请联系小牛工长装修网(www.6gz.cn)。

TAG标签: 装修色彩 装修景观